λã 主页 > 关于我们 > [ ]

文化热点

ߣ凤凰联盟 Դadmin ע ʱ䣺2019-10-28 03:38

  吉林省是多民族聚积的省份,漫衍着满族、朝鲜族、蒙古族等49个民族。日前,由吉林省作家协会举行的庆祝新中国创立70年吉林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研讨会在长春市进行。

  据吉林省作家协会主席金仁顺先容,少数民族作家作品在吉林省的文学成长中一直占有相当的比重,涌现出很多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。如满族作家胡昭的《军帽底下的眼睛》,满族诗人丁耶的长诗《外祖父的天下》,蒙古族作家王士美的长篇小说《铁旋风》《格瓦拉传》《李宗仁回来》,满族作家王汪的长篇小说《她从大海何处来》,满族作家王宗汉的《关东响马》,满族作家李中申的《香港之夜》等在省表里有必然的代表性和影响力。

  新时期尤其进入新时代以来,吉林省的少数民族创作越发有活力,不绝创作出反应时代厘革的优秀原创作品,在创作题材、叙事方法、语言气势气魄等方面,也都泛起出了多元化的成长态势。今朝,2529名省作协会员中,少数民族作家比例约占13%。朝鲜族诗人南永前的诗集《圆融》,朝鲜族作家金仁顺的长篇小说《春香》,满族作家格致的散文集《从容起舞》,先后得到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“骏马奖”。满族作家胡冬林的儿童文学长篇《巨虫公园》获全国儿童文学奖。金仁顺的《眷念我的伴侣金枝》得到人民文学年度优秀奖,满族作家兄妹王可心、王家男按照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《雪乡》获夏衍优秀影戏脚本奖一等奖,格致的《满语课》获民族文学年度奖。这些作品气势气魄浓烈、笔法精美、特点光鲜、具有东北地区色彩,是吉林文学的重要收获,也为中百姓族文学的百花圃增添了色泽,成为中国今世文学上的一道边陲风光。

  评论家张清华认为,民族作家如何既背靠本身的民族文化,又使本身的写作逾越地区性,逾越民族性,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。大部门用汉语写作的民族作家,处在民族身份和逾越民族身份的认同的两难田地,从主体角度来讲有逆境在,可是作为写作大概是一笔庞大的财产,可能是一个庞大的大概性。从曹雪芹到纳兰性德,到老舍,既背靠本身的民族文化,又逾越了民族性,成为经典的作家。

  作家夏鲁平认为,民族地区书写是作家得天独厚的创作资源,每个作家都有精力家园,童年的影象,糊口的地区,都影响着作家的创作,但作为作家是否成熟的符号,是看他如何打破民族与地区的狭隘,以更辽阔的视野反观自身的糊口。

ӡ رմض [
Ƽ
ͼ